黑猫大帅比

一个喜欢逆cp而且总吃冷cp的小透明。
三国正史厨,aph厨,drrr厨!
cp主厨:克费 策瑜 露米 英仏 独普 耀菊
雷耀受,不过攻受无差向也接受!

想问一下有没有吸普专用的群啊?就是那种大家一起花痴一起讨论不洁妄想的群×


不好意思的占一下tag

【醒目】草稿流,特别乱,特别乱,特别乱!!!!

画风可特么丑了!!!!


p1冷战组!!

p2脑补的不良露,可以穿着背心带着围巾的那种2333【喂你!】

p3想涂个中年+帅气的米【但我失败了\\\

p4把阿米画的可爱了一点2333

我也是真·杂食了。

大概先把写文计划搁在这里。

下次撸篇露米poi设定!

然后还有一篇充满革命理想基情×的清水中苏+后期中露,也就亲亲抱抱就没了2333大概是冷战时期到21世纪,苏露同体

还有啥戳少女心的英仏娘和洪普双性转

还有国设聊天记录体的耀all,隐cp是冷战dover

以及一篇独伊,意呆黑手党、多一字正义好市民设定×

大概还有耀菊国设史向的一篇小虐文23333

还想写克费这对dog man man之间的故事!!!


.....

算了我还是去画画吧

【耀米】金钱主义(上)



之前的因为敏感词汇被吞了,重发一遍\\\\\

【英仏+微量米仏】兄弟战争

 

注意事项:

※欢脱向

※不可避免的ooc现象

※变得十分弟控的英国

※是一篇小短文

 

 

 

 

    “亚蒂!!”

    门被用力的推开,英国有些纳闷的望着站在门口的小殖民地。

    阿尔弗雷德面颊红红的,湛蓝色的眸子中闪着异样的光芒,像无法扑灭的星火,熠熠生辉。

然后,他开口:“亚蒂,你肯定不会相信,我好像、好像对一个可爱的姐姐一见钟情了!”

   …..

   ……

    亚瑟感觉很尴尬。

    能让他天使一样的弟弟露出那样可爱的表情的人,不可饶恕。他的眉毛甚至拧的快合多为一了,到底是怎样欲求不满的女人,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阿尔,告诉我,那个女人是谁?”亚瑟十分认真地说道,语气中漫上一丝愤怒。

    金发蓝眼的孩子有些羞涩的抓了抓头发,踮起脚尖,指了指英国写字台上立着的相框:“就是她——那个总和你一起吵架的小姐姐,她很好看。”

    甚至还会和你打起来,所以看你也挺讨厌她,不然把她让给我吧,亲爱的哥哥。阿尔弗雷德的内心如是想到,嘴角甚至微微勾起,一脸挑衅的神情。

亚瑟顺着软嫩的小手指向的地方看过去,相框里的照片是一个有着淡金色卷发的人,蓝紫色的眼睛像是星空的颜色,挂着浅浅的却不失优雅的微笑。

虽然长得很好看,但——

这家伙是弗朗西斯啊!!!

内心受到巨大冲击的英国拽着阿尔弗雷德的领子,近似疯狂地摇晃着自己的弟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不停地叨念着:“阿尔啊!你是不是被那个该死的法国佬下药了?那可是弗朗西斯啊,你在开什么玩笑!别拦我,我要去掐死上帝!”

三秒后,亚瑟恢复正常。

“咳….我是说”,他把右上额的发丝往旁边抹去,装作丝毫不在意的样子,“那家伙可不是你说的漂亮的姐姐,他——

“他跟我们一样,带·把·的。”英国一字一顿的说着,脸上的表情近乎狰狞。

“就算是这样…也没关系的,我并不在意他的性别。亚蒂,你得相信,我没有被蛊惑,这种感情是出自我内心深处的。虽然我还很小,但….但是,总有长大的时候,不是吗?”阿尔弗雷德起先用懵逼的表情望了望自己的哥哥,随后确定亚瑟没有在开玩笑时,他竟毫不羞耻的说出了一长串话,其实有一大半都是为了逗一逗已经沉不住气的哥哥。

说完后,来自北美的小殖民地如愿以偿的看见了英国面色发青的样子。

亚瑟拉开写字台右下方的柜子,没好气将照片连带着相框一起丢了进去。柜子里没有发出当啷的声响,里面像是放了很多较为柔软的东西,阿尔弗雷德的好奇心驱使他用余光扫了一眼,然后嘴角抽动的走出了亚瑟的房间。

而金发的英国先生还不停地冲着门口大声的喊着:“阿尔,你千万——别——跟法国佬——扯上——关系!”

亚蒂啊,别做所谓的掩饰了。我都看见了,你的柜子里全都是你口中“罪恶的法国佬”的照片,各式各样。

在回房间路上的阿尔弗雷德因为有了一个难对付的情敌而深深地叹了口气。

 

 

 

♚♔

英国的房间里,靠近床边的圆木桌旁坐着两个男人,看样子已经聊了很久了。

“我说啊….弗朗西斯。你是不是性骚扰了阿尔弗雷德….他现在一直缠着你的话题不放。”亚瑟深沉的凝视着面前的国家。

法国丝毫不慌乱,脸上扬起了戏谑的笑容:“哥哥我可不会做这种有损名誉的事哦~倒是小亚瑟你好像很在意啊?”

亚瑟沉默了,他碧绿的眼眸中倒映着弗朗西斯的面孔,气氛一下子冻结了。

过了一会儿,那波澜不惊的眼底有了少许涟漪。接着,亚瑟颇有些不满的打破了沉寂:“他说,他似乎对你一见钟情了。”

“你到底有什么好?天天只知道和我拌嘴,还会因为各种原因打起来,甚至发动战争。虽然有幅好皮相,但性格却让人头疼。能打赢一场战役只能靠女人和外族人。故作浪漫的样子,背地里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坏事。我果然讨厌你。你不可能再继续称霸欧罗巴的,我会代替你。”

…..

“真是严肃的话题啊,英国。”法兰西浅浅的笑着,眉头却拧紧,微长的睫毛扑闪着,宛若夜空的瞳孔变得阴沉,似乎有些受伤。

“希望你还记得,哥哥的女孩,可是亲手让你烧死了啊….”你又凭什么来指责我呢。弗朗西斯好像不忍回忆这些痛苦的往事,抿了抿薄唇。

亚瑟意识到他把自己与法国带入了错误的话题,微微带着歉意地说:“好吧….我们不谈这个了,你也不要在我面前提,贞德。虽然你很容易得女性欢心,几乎让所以女性围着你打转,甚至会和她们随意来场酣畅淋漓的性爱,为人轻佻,而且….”

他似乎越说越气,举了许多不爽的例子,最后深吸了口气:“.….但,”

然后吻上了对面坐着的弗朗西斯。

空气在他们算不上亲密的举动之间变得湿润和灼热,那只是一个浅浅的吻,却有着不亚于其他激烈的舌吻所表达出的爱意。

一吻结束,弗朗西斯低笑着将亚瑟鬓角的发丝撩到耳后,说道:“但,你就是喜欢我。”

 

 

英格兰抚上法兰西还停在他耳边的手,慢慢放下,然后极其不自然的偏过头,将漫上红色的耳朵暴露在了对方眼底。

“啰嗦。我果然讨厌你,恼人的法国佬。”

“诶呀呀,小亚瑟你这是害羞了吧,”弗朗西斯有些欠揍的嘻嘻笑起来,戳着亚瑟涨红的脸颊调戏着,“这样的话说一点就不行了,让哥哥很失望呢~不过意外的比之前坦率了不少,真令人吃惊啊…”

紧接着的是漫长的嘴炮。

 

然后,再然后,法国在被扔上床之前看见英国红着脸,面目狰狞地笑出了一种流氓头头的感觉,接着还边喘气边说着:“等着瞧吧,你马上就会在这柔软的床垫上爽死了。”

 

 

 

门口的阿尔弗雷德默默地掩好了门。

原来你们早就是老夫老妻了啊。亚蒂,我认为兄弟之间不应该存在欺骗,我是认真的。

看来要日常被虐了啊,他望了望传出奇怪声音的房间,撇了撇嘴,本来耀眼的蓝眸,却在刚刚一瞬间如同一潭死水。

“亚蒂,你个大骗子!!”阿尔弗雷德在房间门口大喊一声,边抹着眼泪边向大门口冲出去。

 

 

“不好意思是我赢了,阿尔。”屋里不知道正在做什么的亚瑟面无表情的如是说道。

 

 

                    
FIN   Or   END

——————————————————————————

我是真·不会写文【痛苦】

不知道该不该发点随手短打的东西,但写的好差劲喔.....

啊我以前画画真难看啊23333就算是这样也要发我也是脑子有坑ovo

1p是一月份做明信片时的图,但是当时很傻的把图倒过来画锤子,又正过来画镰刀,转换成jpg.后才发现,结果现在也改不掉了2333枪好难画,然后就照着百科上的图片画了23333

p2是以前画的米米,啊好难看啊我怎么能这样毁他

p3是随手画的伊万,用来给我qq做头像hhhhh


妈卖批我是个画手,我干嘛要写文【深沉】写出来就一种浓浓的别人家文风的感觉,我受别人影响太严重了,写出来像抄袭一样hhhhhhhhhhhhh我还是回去画画吧.....